第六十四章 恩仇了了

2019-12-30 10:53:22  浏览:6966  作者:老王
  那奇异凄厉的啸声,由远而近,眨眼之间,似已到了九回峰上。

  天邪教主听得面色陡变,仰首四周张望,全场台上的群豪,都侧耳倾听,玄黎姥姥喔了一声道:“快到了,身法好快呀!”

  白衣少女沈霞绮悄悄地问罗娜喀兰公主道:“师姐,来人是不是坤哥?这啸声酷似坤哥……”

  公主微笑摇摇手道:“师妹你听,不远了已听见身形破风之声了。”

  坐在主台上的万毒宫主,闻了啸声,面色凝重,竟站了起来,向八方了望。蓦然间,空际闪下来一道巨大的灰影!

  全场所有的群豪,不约而同地一声惊呼:“毒眼龙!”

  天邪教主看清卓立场中的灰袍丑面人头戴“毒眼龙”的怪人之后,吓得向后连连暴退,颤声惶问道:“你……是……裴云……海?……”

  灰袍丑面人仰面狂笑道:“妖妇!你还记得五十年前的毒眼龙裴云海么?沉埋五十年前的一笔大血债,今日也该总清算了!哈……哈哈……”

  天邪教主一定神,现出不自然的笑容对灰袍丑面人看了一眼,道:“你真的是裴云海大哥么?五十年前那一桩事,完全由于误会而起,事隔五十年,我们……”

  灰袍丑面人打断天邪教主的话,厉喝一声道:“妖妇住嘴!五十年前那一桩血仇,还有什么巧辩的?快纳命来吧!”

  天邪教主面色一整,问道:“你不念夫妻之情,今日真要和我拼命么?”

  灰袍丑面人冷哼一声道:“谁还和你有夫妻之情?不要脸的妖妇,接招!”

  灰袍丑面人双手一抡,奇招洒出,势若雷奔电掣,罩向天邪教主。

  天邪教主一咬银牙,恨声道:“裴云海!明年的今日也就是你的忌辰!”

  她罗袖一拂,一股劲力反击过去。

  二人立刻展开生死的搏斗,二人每出一招,均是罕闻罕见的绝学,而且都是指向对方的要害。

  两人一时之间,打得难分难解,直斗得天昏地暗,草木变色,鬼哭神嚎!

  主台的万毒宫主看场中二人大战,良久,面色渐渐凝重起来。她低声问站在她身旁的护法道:“你们见过毒眼龙裴云海么?怎么那裴云海出手的招式,很像我两位师兄的招式……”

  那护法摇首道:“卑职没有见过其人,风闻此人在五十年前,曾在江湖叱咤一时,他手中的招式,似一招比一招狠辣,天邪教主已失去主动……”

  蓦在此刻,场中突然起了大变化,灰袍丑面人大喝一声,手中展开一招“慈光普照”绝学。

  天邪教主“咦”了一声,道:“慈光普照!你不是裴云海,你是谁?”

  灰袍丑面人冷喝一声,道:“谁说不是,妖妇认命吧!”慈光普照的威力,已罩向了天邪教主,天邪教主忙施出最厉害的杀手——“玄虚阴阳掌”!

  灰袍丑面人似早已预料对方会施出这种绝学,早已运起身上的“乾坤虚柔罡气”抵御。

  同时火速地伸出了右手,打出一记“太极镇五岳”的神拳。

  两种绝学同时施出,压力似五岳泰山般,四周方圆数丈之内,都震动起来,天邪教主大惊失色,拼命咬紧嘴唇,全力施为。狂风暴雨似的过了一盏热茶之久,天邪教主面色渐渐苍白……

  万毒宫主看得大惊失色,忙转身对三大护法道:“韩娟娟危险了,放十只‘万毒熊’去救她,要快!”

  三大护法同时诺诺,放出十只“万毒熊”,那十只“万毒熊”飞跃下台,同时向灰袍丑面人抓去。

  蓦地,场中人影一阵晃动,几股狂厉的掌风,同时向那些“万毒熊”扫去。

  登时,十只“万毒熊”便有九只伤在掌下,倒地惨叫连天。

  另一只被毒仙神婆抓住,点了“万毒熊”身上的穴道,乖乖地躺在毒仙神婆的怀里。

  原来,闪入场中竟有四人,那四人正是“四海义乞”、云仙姑娘、潘贞姑娘和毒仙神婆。

  他们四人早已隐藏在广场的四周,看到万毒宫主施放“万毒熊”出来,所以四人立即动手。

  毒仙神婆素以玩毒成名武林,她抱住“万毒熊”若无其事似的。

  这时四人站在一旁,观看灰袍丑面人大战天邪教主。

  莫约一顿饭的工夫,天邪教主闷哼一声,便跌坐地上。

  原来她用绝学“玄虚阴阳掌”拼力抵抗灰袍丑面人施出的两种绝学——“慈光普照”、“太极镇五岳”神拳,时间一久,便力不从心,真力耗尽,便跌坐下去。

  灰袍丑面人似夜枭般的狂笑起来,一步步向天邪教主走去。

  天邪教主深深一叹,闭上双目。

  灰袍丑面人冷笑道:“妖妇!你想不到有今天吧?现在我要挖出你心,来祭我的师父!”他五指箕张,向天邪教主胸前抓去。

  突然他背后一声巨喝:“恶徒住手!”喝声恍似晴天焦雷,灰袍丑面人大吃一惊,忙转身一看,只见他身后站了个气质高华威势慑人的白裳美妇。

  灰袍丑面人识出是万毒宫主,大喝一声道:“妖妇,你今日也逃不了老夫的掌下!”

  万毒宫主冷冷地问道:“恶徒,你好像不是裴云海,你到底是谁?”

  灰袍丑面人冷笑道:“妖妇,你不要问我是谁,今日是你恶贯满盈之时,明年的今日,也就是你周年忌辰之日!”

  万毒宫主冷哼一声道:“恶徒好狂妄的口气,就凭你学那一点子武功,也配和我交手?”

  灰袍丑面人傲然道:“妖妇!你就是施出‘霞光掌’,老夫照样不在乎。”

  万毒宫主面色微变,惊讶道:“你真能破本宫主的千古绝招——‘霞光掌’?”

  灰袍丑面人哈哈大笑道:“妖妇,你不要有恃无恐,不相信你就试试!”

  灰袍丑面人立刻取好姿式,展开所学,向万毒宫主攻去。

  万毒宫主哂然道:“恶徒,阎罗叫你三更死,定不留人到五更,你快认命吧!”“吧”字甫落,双手同时攻出!

  台上群豪,见万毒宫主亲下台来迎战灰袍丑面人,都惊惶紧张起来,大家都纷纷站起来看,罗娜喀兰公主、沈霞绮早已飞下场去,运功以待。

  场上灰袍丑面人已与万毒宫主展开一场亘古未有的恶斗。

  五十招过去,二人未分胜负,一百招过了,二人并未见出高低。

  由午时到未时,而到申时仍未见二人歇手。

  夕阳奄奄西沉了,西天满布红霞,秋风徐来,一片凄凉萧瑟的秋景,在这秋天的傍晚,显示得特别明朗,二人已斗到生死的边缘了。

  突然,万毒宫主缓缓举起右手,厉声问道:“恶徒识得此一旷古绝招么?”

  灰袍丑面人凝目向对方右手手心望去,只见八道白光,缓缓从掌心升起,渐渐地冲入云霄,变成八道不同颜色。

  灰袍丑面人骤见此掌,心头一凛,他忙定住心神,从容回答道:“霞光掌!”

  万毒宫主冷嘿一声道:“只要本宫主右手一翻,你便立刻烧焦而死!”

  灰袍丑面人哂然一声,双手略略作势,口念“惊天撼地”绝掌要诀,双手缓缓推出……

  四周立时乾坤倒旋,地裂天崩,周围的人都立桩不稳,跌坐地上!

  万毒宫主右手一翻,空中彩霞大盛,片刻之间,二人面色都凝重起来。

  互相以绝招拼斗约一顿饭的工夫,空中霞光忽然暴敛,万毒宫主闷哼一声,狼狈暴退七八步,跌坐地上。

  她口角流出血丝,面色苍白,双目紧闭……

  灰袍丑面人冷笑一声,走过去正欲伸手向万毒宫主天灵拍去时,忽听到遥远的天际,传来一阵微唱的声音道:“孩子!忘记答应我的要求没有?”

  灰袍丑面人悚然心惊,忙跪下道:“晚辈答应老前辈不杀死万毒宫主,仅废除一身武功!”

  他缓缓起来,对万毒宫主道:“看在崔奇老前辈份上,饶你一死!”

  说着伸手戳向万毒宫主身上的“五阴绝脉”,登时便废了万毒宫主的武功。

  灰袍丑面入转身走向天邪教主面前,出手如电,挖出天邪教主的心、肝、肺,血淋淋地提在手中,天邪教主惨叫一声,身子便倒了下去。

  灰袍丑面人跪在地上,拜了三拜,口中喃喃自言道:“师父!为弟子的已经替你老人家报了五十年前的血仇,弟子的任务已算完毕了。”

  他起身脱下灰袍丑面具,现出他的本来面目,原来是名震乾坤的少侠——保坤。

  罗娜喀兰公主、白衣少女沈霞绮,都同时走过去叫道:“坤哥哥,我们该下山了。”

  保坤面带笑容,过去左手拉着罗娜喀兰公主、沈霞绮,右手牵着云仙、潘贞二人,缓缓地离开九回峰的广场上。

  这时群豪都一齐夹道欢呼,恭送他们五人离去。

  (全书完)


评论区

共0条评论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随机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