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孙姑娘

2019-12-30 14:55:51  浏览:5752  作者:老王
  王秋绮姑娘如今内服剧毒,外点重穴,躺在这里,如何处理?此去干山,路途迢迢,如何能使秋绮姑娘安然到达?然而即令到达之后,如何为她解除剧毒?依然令人大费思量。

  这一连串的问题,使肖承远站在林中,面对着王秋绮姑娘,惶然一时不知所以。

  但是,呆立林中,于事无补,肖承远就在无尽茫然之中,抱起王秋绮姑娘,缓缓地向林外走去。

  王秋绮姑娘浑身柔软如棉,温暖如常,一些也没有僵硬和冰冷的模样,肖承远抱在怀里,心情更为之沉重。他知道这种毒药与点穴的功力,确是高人一等。

  松林之外,夕阳残晖,晚霞绚烂,田间陇上,偶尔一二牵牛荷锄晚归的农人,四处炊烟缕缕,归鸦阵阵,这一幅无限美好的残阳晚景,看在肖承远的眼里,却是透着几分日落的凄凉。

  他低头望着怀中的王秋绮姑娘,平静如睡,淡雅如兰,不禁感慨万千,自古红颇多薄命,王秋绮姑娘大概就是属于薄命之人。想到这些,肖承远小侠就禁不住有一缕难言的疚意,耿耿难释于怀。

  正在松林之外,散放的两匹坐骑,倒是驯良可喜,一见主人出来,便低嘶碎跑,来到肖承远身边,等待着扬鞭上道。这一对马儿,哪里知道他们主人的心情,正是无限惆怅,不尽的榜徨,不知如何带着王秋绮姑娘,远走关山。

  突然,不远传来一声轻轻的惊讶,含着有难言的喜悦,和说不出的惊奇地“嚏’了一声。

  肖承远本是愁肠百结,抱着王秋绮姑娘,不知道如何是好,这一声惊讶,使他心神一震,不由而然地抬起头来,朝前面看去。

  肖承远如此一抬头之际,只见隔着十数丈田陇以外的道旁,悄然而立着一位素衣飘拂的姑娘。夕阳耀眼,满目金黄,肖承远没有看清楚对面那位素衣如雪的姑娘是谁,可是对面的姑娘,已经朗声说道:“果然是肖兄,省却我这一程千山万水的跋涉。”

  人在说话声中,但见白衣翻拂,起落飞腾,话音一落,人也就悄然而立,站在肖承远小侠对面五尺不到的地方。

  肖承远一见,惊喜交加,不觉脱口叫道:“孙姑娘!”

  来人正是清昙神尼得意门人孙宛虹姑娘,孙姑娘的出现,是极为突然,但是肖承远略一思忖之后,便又接着说道:“孙姑娘!你是寻找我的吗?”

  孙宛虹颇有出尘之姿,也有脱俗的风范,当时点了点头说道:“正是奉家师之命,前来肖兄台前效劳。”

  肖承远连称不敢,但是,又不由地面有疑惑之色,心里止不住暗自忖道:“她如何会知道我在青附近的锡澄古道上呢?”

  孙宛虹自然也看得出肖承远的满腔不解之意,当时便含笑说道:“家师料事如神,她料定肖兄必然已经离开太湖,前往千山。所以,我才兼程南下,越过太湖之滨,没作停留,迳自取道江阴渡江,沿途追赶。”

  肖承远小侠摇头含着一丝苦笑说道:“清昙老前辈果然料事如神,只是她断然没有想到,我这次只身远离太湖,竟是有生以来的凄凉惨状。”

  孙宛虹没有等到肖承远说完,便吃惊说道:“肖兄之意,太湖出了何等意外吗?”

  肖承远摇摇头说道:“孙姑娘!请原谅我说话如此口不择言,太湖之事说来话长,容稍后再说.目前孙姑娘来得正好,请先助我一臂之力。”

  说着话,将王秋绮姑娘双手托着送过去。

  孙宛虹双手接过王秋绮看了一眼,点头叹道:“肖兄!有道是人算不如天算,看来冥冥之中,都有定数。不瞒肖兄,若不是无意中凑巧,只怕此刻我仍然在锡澄古道上,仆仆风尘。而王秋绮姑娘只怕真的成为肖兄难以处理的困难累赘了。”

  肖小侠瞠然地望了孙宛虹姑娘一眼,仍想起当年四象峰前,夺取“无极乾坤真经”的时候,孙宛虹曾经和王秋绮,有过一面之缘。但是,听孙宛虹言下之意,似乎已经知道了王秋绮的遭遇,难道她方才已经在松林之外,看到了林中的一切吗?

  孙宛虹对自己怀抱中的王秋绮,看了一眼,才抬起头来,对肖承远说道:“像肖兄这样的人物,江湖上只要是有心人,就不难注意到的,所以我从太湖折入官道,沿途稍一打听,对于肖兄的行止,便不难有线索可寻。”

  肖承远轻轻地“啊”了一声。

  孙宛虹接着说道:“可是,当我追过青镇,赶到江阴,却不曾听说过有肖兄这等人物只身买船渡江,于是,我又赶回青镇。但是,在青镇上,分明有人看到肖兄于今日一早,只骑上道,单身飞驰江阴。”

  肖承远脸上一红,连忙说道:“我在青镇上遇到王秋绮姑娘,结伴前往千山,没有料到……”

  孙宛虹接着说道:“没有料到你们遇到一高一矮两位奇怪的老人,以致王秋绮姑娘无故遭毒手,是吗?”

  肖承远闻言大惊,连忙问道:“孙姑娘!你如何知道得如此清楚?”

  孙宛虹点点头说道;“肖兄!方才我说过,人算不如天算。我从江阴赶回青镇的时候,途中碰到这两位奇怪的老人。这两位老人只怕落入任何武林人物的眼里,都会引起注意,何况他们还无意中透露了一句话.”

  肖承远不由地神情紧张起来,连忙问道:“孙姑娘!他们说些什么?”

  孙宛虹姑娘说道:“仿佛是那位矮胖老人说了一句:说是‘姓肖的小于既是玉扇的门徒,大还丹当今圣药,那女娃娃身中剧毒,能否解除?’另一位高瘦的老人,却接着说道:‘大还丹虽是当今圣药,却解不开女娃娃身内剧毒,除了崂山解药,恐怕只有雪莲实,方可有效’。不过那高瘦的老人接着又说道:‘任他们去吧!即使他能获得雪莲实,救活了性命,那也是天意,是我们契约以外的事,管他怎地?’”

  肖承远点头说道:“孙姑娘能够不让他们二人怀疑,窃听到这两句对话,真是难得。”

  孙宛虹倒是颇有同感,当时没有自谦,却是认真地说道:“肖兄说得一些不错,这两位老人看去一身功力,要超出我许多,要想在他们面前耍一点花样,谈何容易。当时,我既不敢跟上去窃听,又不能不听,只有停下身形,闭目凝神,迎风倾听,听到如此两句。”

  孙姑娘接着又颇为高兴地笑了一下,说道:“想不到就这两句话,省去我茫然无绪地万水千山长途跋涉。”

  肖承远本来要赞扬几句,但是,忽然心里一动,急急地说道:“孙姑娘!据我所知:令师清昙老前辈藏有雪莲实,但不知这次……”

  孙宛虹点头说道:“这正是我说的:人算不如天算,当今之世,藏有千年雪莲实的,除了家师,恐怕没有第二人。雪莲实本不易得,年深月久能得千年之久的雪莲实,那是奇珍啊,何能轻易获得?”

  肖承远忽然想起一件事,说道;“是了!当年我和渔礁翁前往邛崃,还承令师赠赐雪莲实一枚。”

  孙宛虹说道:“那是邛蛛特产,但是,那不是千年雪莲实。”说着,从身上小心地取出一个小布包,布包未解,先有一阵沁人心脾的清香,幽幽入鼻。孙宛虹将布包摊在手中,缓缓地解开,只见布包当中,露出一颗颜色金黄,龙眼大小的莲子。

  孙姑娘蹲下身来,将王秋绮姑娘轻轻放置地上。然后站起身来对肖承远说道:“千年雪莲实,恩师除了炼制数十枚雪莲丹,如今剩下来只有三枚。这次我领师命南下之时,恩师竟将三枚雪莲实,给我一枚。”

  肖承远望着地上的王秋绮,感慨万千地说道;“令师此举,对王秋绮姑娘是再生之德。”

  孙宛虹叹道:“这一切都是冥冥之中早有定数罢了。我自从随恩师习艺邛崃之后,深信善恶报应,分毫不爽。种瓜得瓜,种豆得豆,造物者对宇宙万物,是鼓励崇仁尚善的啊!”

  说着话,用纤纤五指,剥开千年雪莲实,分了一小瓣,将剩下来又包妥收藏,然后说道:“大还丹当今圣药,但是清除身内火毒。自然比不上千年雪莲实的功效了。肖兄切不可对令师玉扇老前辈的大还丹,稍有失望之意。”

  这位孙姑娘真是目光锋利,透入肺腑,而且为人只是如此坦诚无隐,使肖承远既感动又惭愧。

  肖承远本有分辩之意,说明自己对于思师,没有一丝一毫不敬的意念。但是,他感于孙姑娘如此直言无讳,真是—位性情中人,便就将自己的一腔之意,淡然化为乌有。

  孙宛虹眺首回看四周,说道:“夜幕已垂,寻宿不易,何况王姑娘身有火毒,住店不便,就在这松林边缘,先行替王姑娘服下千年雪莲实,有劳肖兄在一旁护法了。”

  随手就将那一小瓣千年雪莲实,塞进王秋绮姑娘口中,又从身旁取出一小瓶无根雪水,滴了数点到王秋绮的嘴里,然后将自己的樱唇,对准王秋绮的小口,力逼自己丹田一口真气,度进了王秋绮的腹中。

  就在这一瞬间,只听得王秋绮姑娘的腹中,咕噜噜一阵乱响,紧接着一个冷颤,顿时王秋绮姑娘面如白纸,浑身冰冷僵硬,连一丝气息,都僵冷毫无。

  这一个突然的变化,使孙宛虹姑娘为之大吃一惊,不由地立起身来,语不成句地说道:“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那两个老人存心……”

  她望着王秋绮,像是自己闯下了滔天大祸,一时间变得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肖承远本是站在一旁,凝神注意四周,为她们两位姑娘护法。当时一听孙宛虹如此一声惊呼,连忙抢上前问道:“孙姑娘!有何意外吗?”

  孙宛虹指着王秋绮,惶然之情,使她欲言无力。

  肖承远这才留神一看王秋绮,当时也不禁为之大惊失色,但是,他一惊之余,并未昏乱。

  立即沉着地对孙宛虹说道:“千年雪莲实,无论是否确为千年之久,但是,其阴凉之性,超过一切,必是无疑。常人服用这种圣品,必须运用本身三离真火,调清真元,才能收水火逢源,固本助功之效。但是,王秋绮姑娘此地此刻中穴昏沉,自己无法运用本身真火,自然立即就僵冷如冰了。”

  孙宛虹急得眼含泪珠,颤声声地说道;“肖兄!这是我一时失误,如今如何是好?”

  肖承远安慰着孙宛虹说道:“孙姑娘不必着急,那两老人是先使王姑娘服毒,后点遍身重穴,若要先解穴道,则剧毒随血循环,自然毒发而死。如今既服千年雪莲实在先,我们不妨为她拍开穴道,让他相生相克.按理是应该毒力清除,而寒意亦散。”

  孙宛虹此时只有以一种企望的眼光,望着肖承远。

  肖承远此时也是信心未定,没有把握,但是,他了解一种情况,如果此时此地,他自己要不沉着,其后果不仅是王秋绮要为此丧掉性命,恐怕孙宛虹在惭恨之余,也会伏剑横尸,以了心头之愧。

  肖承远毫不犹疑地站在王秋绮面前,右手食指独出,连连挥动,运用隔空打穴的指法,遍点王秋绮周身三十六处重要大穴。

  等到肖承远食指最后指到王秋绮的小腹丹田,肖承远和孙宛虹已经清清楚楚地看到王秋绮的头上,渐渐地热气腾腾,脸上汗流满面。随着一声呻吟,从王秋绮的嘴吐出来。孙宛虹姑娘这才如释重负,擦去眼内泪水,心有余悸地说道:“肖兄!看来如今药力发散,王姑娘犹有痛苦。”

  肖承远也松了一口气,说道:“不妨事了。毒力愈大,千年雪莲实的效力愈宏,王秋绮姑娘应该是愈能早些时间醒来。如今倒是怕她寒力入侵,毒力不够,反而一时不能使水火调剂,达到恰到好处。”

  孙宛虹说道:“我一着之失,几乎使王姑娘枉死黄泉,如今让我以三年内修之功,助王姑娘一掌之力,以聊表我赎罪之心。”

  肖承远略一思忖,便说道:“孙姑娘古道热肠,令人敬佩,如此我在一旁,仍旧执行我这护法之责便了。”

  说着话,迈步走到一旁,忽又倏地转身,对孙宛虹说道:“孙姑娘千里迢迢,为尽武林儿女之责而跋涉关山,为救他人性命,不吝贡献千年圣品,凡此种种,这热肠古道四字,千真万确当之无愧。孙姑娘应无惭愧之心,更应无赎罪之念,孙姑娘以我之意为然否?”

  孙宛虹若有所触地微微一震,看着肖承远点厂点头,这才转过身去,迳自走到王秋绮身边,双掌平伸,贴向王秋绮的小腹丹田,自己盘坐凝神,闭目入定。

  约莫过了半晌,孙宛虹一跃而起,走到肖承远面前,轻轻地说道:“肖兄!宛虹此时暂行告别。”

  肖承远一惊回头,注视着孙宛虹,讶然说道:“孙姑娘千里追踪,只为对我鼎力相助,奈何今日相别如此之速?”

  孙宛虹摇摇头,沉吟了半晌,这才抬起头来说道:“肖兄!我奉师命前来效命,理应追随左右,稍尽绵薄。但是,今日我必须暂时告别……”

  肖承远此时一见孙宛虹满腔黯然之色,知道她如此突然而去,必有原因,问道:“姑娘既要远离,我不敢任意强留,只是姑娘可否告知,是何原因促使姑娘如此匆促而去?”

  孙宛虹勉强地露出一点笑容,向肖承远道:“我已经向肖兄说了不少谎言,如今若要我叙述原因,无非更要我多说几句谎言而已。我何忍再行相骗?肖兄又何需要听别人不实之言?肖兄如能了解此点,定能以我不肯相告见谅。”

  肖承远茫然了,而且是无比的茫然。

  孙宛虹姑娘的为人,从她昔日不愿搅入“无极乾坤真经”的纠纷看来,孙姑娘是一个淡薄名利,朴实纯真的武林儿女,而且在四川境内,肖承远在孙姑娘家中与老师兄银髯叟相遇.

  对孙姑娘那种热心助人的德行,更是深铭内心。像这样品德超人的孙姑娘,如何能以谎言骗人?但是,事实上,孙宛虹方才口口声声,已经一再说明,她说了不少谎言,这岂不是令人如坠五里雾中吗?

  而且,更使肖承远瞠然不解的:“孙姑娘她为什么要对我以谎言相骗?她方才所说的话,究竟哪些是骗人的谎言?”

  肖承远百思不得其解,一时间只有愕然地望着孙宛虹姑娘,半响说不上话来。

  孙宛虹含着一丝苦笑,对肖承远说道:“肖兄是否执意要我说明原因?否则就不让我离开此地?”

  肖承远一震而觉,立即连称“不敢”。

  孙宛虹点头说道:“既然如此,宛虹先在此向肖兄告罪,暂行告别,日后再见之时,此中原委自当一一相告。”说到此处,孙姑娘又微微地一顿,接着说道:“其实聪明如肖兄者,纵然相瞒于一时,也不能相瞒于长远,稍过时日,肖兄必能不告自知。”

  当时退后两步,深深检衽为礼,施身拽裳,欲待起去。

  忽然肖承远叫道:“孙姑娘!请暂留芳驾。”

  孙宛虹闻言声微微一愕,但立即又含笑旋身,说道:“肖兄是否又生悔意,迫使宛虹必须说明内情才肯放行?”

  肖承远拱手说道:“在下斗胆,也不敢力请姑娘畅叙难言之隐,何况姑娘还曾许之他日?

  只是方才姑娘说到此行只是暂别,但不知再相见时,是何时何地,姑娘能否先行相告?”

  孙宛虹略一思忖之后,歉然地一笑,说道:“肖兄!见时自然相见,奈何先要预期地点?肖兄能见谅我不告在先,又何必拘泥于再见的时地于后?”

  肖承远长叹一声,拱拱手,站立于一旁默默无言。

  孙宛虹指着王秋绮说道:“王秋绮内毒清除,元气已复,为了不让她知道宛虹此来行径,趁她未醒之前,点中晕穴。当我离去之后,肖兄举手之劳,自可使王姑娘健愈如昔,但是宛虹尚有一小小请求,请肖兄大量允诺。”

  肖承远对于孙宛虹此时的一切行动,除了奇怪二字,便毫无所知,所以当时只有木然地说道:“孙姑娘有何要求,尽管言之当面。”

  孙宛虹点头说道:“王姑娘醒后,肖兄能否暂不说明宛虹此行的一切?”

  肖承远心里忽然不由而然地—动,但是,他立即朗声应道:“谨遵所命。”

  孙宛虹点头称谢,振袂拽裳,迎着夜色朦朦,凌空一拔而起,直向锡澄古道上奔去。留下迎风伫立的肖承远,感到无限的迷惘,无比的茫然。

  口  口  口

  越过江南,也越过了莺飞草长、杂花生树的撩人景色。

  北渡黄河以后,便感觉到春天来得迟了。北国风光,春风未绿大地,春雷未生枝头,多少还留给人以一种残冬未尽的感觉。

  肖承远和王秋绮一行二骑,带着春的脚迹,从暮春的江南,赶到春迟束至的塞北。两个人的心情,也像这塞北景色,有一种寒冬未尽的沉浊与寒意。

评论区

共0条评论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随机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