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三军可以易帅,匹夫不可以夺志

2019-12-30 15:36:39  浏览:3817  作者:老王
  肖承远接着说道:“如今我要问你两件事,你能照实说来,肖承远素来不愿斩尽杀绝,你千毒神君仍有回头向善的机会。”

  千毒神君冷笑说道:“肖朋友!你以为像目前这种情形,老夫会回答你的话吗?”

  肖承远沉声说道:“未及一合,你便束手落败,你可知道不回答我的问话,将会有何种后果?”

  千毒神君眼睛一转,顿时满脸寒冰,厉声说道:“肖承远!

  难道你不知‘三军可以易帅,匹夫不可以夺志’的话吗?

  你如此威协逼迫,以为老夫会告诉你所要知道的事吗?“

  千毒神君如此态度突然强硬,倒是大出肖承远的意料之外。

  他忘了眼前这位外貌凶恶、内心阴险的千毒神君,是如何老奸巨滑。反而以为他如此强硬,大有宁断不变的气概,因而心里不禁自然而起地发生一点好感。

  当时肖承远缓着语气问道:“若依你之意,应该如何才能使你乐于回答?”

  千毒神君斩钉截铁地即回答道:“使老夫心服。”

  肖承远一听之下,不觉脱声而笑,点头说道:“心服而后口服,你说的极有道理,如若不服而言,是为协迫。但是,尊驾一招未满,束手落败,尚不能心服,将如何才能心服?”

  千毒神君呵呵笑道:“肖朋友!你如此聪明,难道连这点道理都想它不穿吗?老夫卞言,外号千毒神君,生平以弄毒著称,一身功力尽瘁于施毒之上,这掌剑功力,自然失之偏废,何况遇上的又是你这位‘苍虚秘笈’的得主?如此情形,所长与所短相值,老夫如何能心服?”

  肖承远闻言哈哈一笑,飘然后退两步,玉扇笼于袖中,点头说道:“难为你说得如此入情入理,在下为人是遇理而回。

  不过,依照你如此说来,难道要我和你较量一下弄毒的功夫,你才心服了吗7“千毒神君此时露出得意的神情,也飘然挺身,向后移动了两步,微露出一丝狞笑说道:”老夫卞言既然是以理服人,自然不会说出无理之言。你肖朋友虽然武功高人一等,但是若论这弄毒的功夫,你在老夫面前无异是三尺孩提,老夫若要你较量这弄毒的功夫,倒变成老夫有意挟长欺短,落人以口实。“

  肖承远一听,千毒神君竟然说得如此冠冕堂皇,大出意料之外。当时点头含着微笑说道:“如此依你之意,究竟要如何才能使你心服?”

  千毒神君回手指着身后那几棵大树,冷笑着说道:“老夫在这几棵大树之间,设置了有三种暗器,肖朋友!当你穿过这几棵大树,而能安然无恙,老夫心服,愿回答你肖朋友任何问题。”

  肖承远随着千毒神君的手指,向面前那几棵大树看去,虽在阴影之中,由于肖承远目力充沛,依然看得清清楚楚,七八棵大树参差错落,长在道路的两旁,看不出有任何异样。

  他看不出千毒神君在这几棵树之间,设置了何种剧毒机关?

  不过,千毒神君既然胆敢如此开口,若无所恃,断然不会如此。

  肖承远如此微微一怔之际,千毒神君立即朗声呵呵笑道:“怎么?肖朋友!你若是以为老夫这个条件太苛,无有必胜的把握,是否还要换过另外一种方式?”

  本来肖承远确有顾虑之意,这种较量,比不得各凭本领一拳一掌的硬拼。正如千毒神君所说,数十年时光,都尽瘁于弄毒的功夫上,这弄毒的功夫,肖承远确是要自叹不如。

  虽然方才一阵毒攻,肖承远仗着自己是百毒不侵之身,未蒙央害,但是万一另有剧毒,偶一疏忽,招致杀身之祸,岂非太不值得了吗?

  但是,此时千毒神君如此一激,激起肖承远豪气干云,雄心万丈。立即哈哈一笑,朗声说道:“千毒神君!你休要如此激将于人。如果我肖承远不准备接受你这个条件,你这激将之计,也是徒然。不过如今我肖承远要让你明白一件事,那便是邪终不能侵正,尽管你有千毒一身,若是执恶不改,一意为虎作伥,到头来你不但不能毒人,反而要自食其果。”

  说着话,描金白玉折扇一抖而开,贴在胸前,飘然迈步,便向前面那几棵树当中走过去。同时口中又接着说道:“我肖承远愿意以孑然一身,领教你这位数十年尽瘁于施毒的千毒神君,有何种不同于人的毒技,也好让你心服。”

  千毒神君随即呵呵一笑,身形接连一闪,落身于树荫的边缘,双手一伸,远远示意,朗声说道:“肖朋友!你且慢向前行,先看看你这一关,是否已经闯过。如果连这第—关,都未能从容而过,这树荫之内,你不来也罢,更遑论令老夫心服了。”

  肖承远小侠一听,心里一怔,听千毒神君言下之意,难道已经又施了手脚了吗?

  正是肖承远如此微微一怔之际,千毒神君嘿嘿大笑,浑身红袍乱抖,指着肖承远面有得色的笑道:“方才你的坐骑应手倒毙道旁,而你却安然无事,那是老夫错估了你肖朋友的功力。

  可是这回你只旧逃不了千毒神君的毒技了。“肖承远神色不变,站在对面安详地问道:”方才你已经许下三件毒器,以试在下功力的高低,为何此刻又如此口出狂言,莫非你又要背信食言了吗?“

  千毒神君狂笑捧腹,指着肖承远说道:“肖朋友!你忘了千毒神君的名号,岂是不易得来?若不是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是剧毒无边,老夫岂能当这千毒二字。”

  肖承远小侠眼见千毒神君那种得意欲狂的神态,不由缓缓地说道:“莫非你已经动了某种毒器,而操有必胜的左券了吗?”

  千毒神君傲然扬头说道:“老夫从不让对手糊里糊涂上黄泉路,要死也要让你做一个明白鬼。”

  肖承远当时不觉为勃然,沉声说道:“千毒神君你若如此一味胡言,休怪我肖承远不给你三招毒器较量的机会。”

  千毒神君摇手说道:“肖朋友!你等老夫把话说完,不过老夫劝你休要妄自提气行功,否则对你只有百害而无一利。”

  说到此处,千毒神君的两只眼睛。闪着精光。瞪在肖承远的身上。然后朗声接着说下去道:“当你肖朋友愿意接受老夫三招毒器之时,你已经中了老夫抖袖随风发出的‘百步断魂散’,这一点毒药,此刻已经藏蕴在肖朋友你五脏六腑之内,就算你内力深厚,百毒不侵,也熬不过这百步断魂的下场。”

  肖承远小侠此刻对于自己的不怕百毒的情形,已经早有信心,一听千毒神君说了半天原来只是这样一件事,便微笑说道:“既然你我有三招毒器之约,趁在下百步之内尚未断魂之前,还请尊驾将余下的两件毒器,一并赐教,使在下也开一开眼界。”

  千毒神君呵呵笑道:“肖朋友!你休要自作镇静,‘百步断魂散’非比寻常,即使你是金刚不坏之身,百步之内,也要你化成一滩血水。老夫若无这点自信,岂能和你赌这三招,你若不信,趁你未走百步之前,闭目行功,搜查全身百脉,看看是否有些异样?”

  这几句话,又将肖承远小侠说得心里起了疑窦。他心里暗自付道:“千毒神君卞言原是个老谋深算的恶毒人,他若没有把握,岂能如此轻易和我订下三招之赌?莫非这百步断魂散真有些不同于其他毒物么?”

  千毒神君两道眼光,一直瞪在肖承远身上,一见肖小侠有了疑惑之意,立即抢着大声笑道:“老夫方才说过,胜败之间,必须使人心服,决不会趁人之危,再下毒手。肖朋友!你在运功搜查之际,如果没有任何异样,我们再来试验这第二种毒器。

  如果发现有任何异样,看看凭你肖朋友的功力,能否使它制而不发。不过……。

  说着鼻孔里轻轻地哼了一声,干笑了一下,接着说道:“肖朋友:如果你能在搜查之余,能护住百步之外尚不断魂,老夫少不得要承认输了第一招,而且,还要奉赠解药,使你肖承远体内余毒,清除净尽。”

  肖承远当时心里闪电一转:“我何妨先自运行功力,搜查全身,以防万一?”

  想到此处,两道眼神自然向千毒神君身上一扫,没有料到千毒神君接得更快。飘然向树荫深处移动身形,并且口中还说道:“肖朋友!此刻你放心行功搜查,老夫远离此处二十丈,静候你行功回神,然后再作定夺。”

  随说随向路的那一头,疾驰而去。

  夜深、月昏、视力模糊,虽然肖承远小侠目力充沛,转眼也觉得千毒神君的身形,逐渐隐去。

  肖承远正待缓缓坐下来,阖目敛神,运行功力,搜查全身,忽然,一丝意念,顿袭心头:“千毒神君当年既能假冒百毒尊者,试探中原武林虚实,在洞宫山助纣为虐,这等人尚有何道义信实可言,为何他今天变得如此论情讲理?”

  这一丝意念,刚一袭上心头,不由得浑身一震,霍然双眼遽睁,再向前面看去,那里还有千毒神君卞言的踪影?

  肖小侠不由地顿足恨道:“我怎么这样死心眼,看不出一点破绽?卞言他分明是施毒无效,而又一招被擒,才故作姿态,施出缓兵之计,以求脱身。哼!我不相信你会逃脱掉,阿修罗教的虚实少不得要在你卞言身上,追查个水落石出。”

  恨声未了,轻微长啸,垫足长身,平拔起身,向前穿去。

  这一穿身之际,人似脱弩之矢,从那七八棵大树之间,疾穿而过。

  可是,就在肖承远如此凌空半身穿越之际,忽然眼前仿佛有—条黑色细条,拦住去路。一则在这样昏黑夜晚,一条黑线,不易看得清楚。再则肖承远小侠心存愤怒,去势太快,等到他看到这一根黑线拦住去路的时候,已经触及那根黑线。

  当时肖小侠心里暗叫一声:“不妙!只怕着了道儿!”

  说时迟,那时快,肖承远业已长吸一口真气,伸腿沉桩,硬将去势煞住。右手早已将描金白玉折扇取在手里,捧在手中,刷地一声,一抖而开。

  这些动作,在肖承远小侠而言,都是以快得如同一瞬的速度,闪电而行。可是,就是肖承远如何眼明手快,就在他沉身下落的一刹间,从周围七八棵大树之间,一阵轻轻地嗡嗡之声,不下数十枚暗器。一齐猬集而来,都向肖小侠身上飞去。

  无须说,这些暗器不仅是狠,而且是毒,又是如此猬集而来,立意要将肖承远小侠,一举击毙在这几棵树当中。

  肖承远小侠倒不愧功力精湛,内力深厚,临事不乱。明知道由于自己一时的疏忽,丧失一瞬机先,招来危险,但是他依然沉着非常。当时描金白玉折扇随势挥出一招“横扫千军”的群斗招式,左手反掌一掠向下,脱口舌绽春雷,大吼一声:“去!”

  这样一扇一掌,两招双式,不仅力道万钧,而且气势惊人,狂飙如潮,顿时将周围飞来的数十枚暗器,卷出数丈之外。

  可是,当时在肖承远小侠的心里,顿然起了惊意。

  这数十枚暗器,若论平时,在肖小侠如此一扇一掌之下,早就应该卷得无影无踪,如今却只卷到数丈之外,还在那里破空作响。只有在一种情形之下才会如此,那便是暗器本身是旋转飞行,一扇一掌之力,直扫之下,才未能将之卷走得很远。

  果然,肖承远这一份惊意未了,周围破空之声又起,虽然没有方才来势之多,但是来势之疾,分明与方才并无二致。

  这是什么奇怪的暗器?肖承远已经没有时间来多作思考,描金白玉扇二次又再扇起,上掠“风卷残云”,下扫“流水归宗”,两招分走上下,闪电流星,忽又疾收一招,巧演一招“大海捞针”,玉扇仿佛使的是一招“粘”字决,觑准一枚正要飞去的暗器,单挑独送,硬将一枚旋转飞行的暗器,点进树杆之内。

  其余的暗器,也都在两式玉扇巧招所激起的涡流中,带飞老远击落地上。

  肖承远小侠收扇停身,凝神注目,稍待四周一无动静之后,才缓步上前,朝那棵树杆上看过去。

  这一看去,不由肖承远小侠一惊之余,几乎脱口叫出声来。

  原来这枚被肖承远用内力点嵌在树杆上的暗器,竟是最近在江湖上历次出现,而且惹起无限风波与无限猜疑的“毒杨花”。

  这一个突然情况的转变,一时间,几乎使肖承远小侠无法想象其中的真假虚实。

  武当山之行,好不容易已经知道“毒杨花”的突然出现,是与崂山五老有关。至于为何会为崂山五老用来杀人害命,混淆视听?肖承远也还是漠然不解。此次崂山之行,虽然为应崂山五老端阳之约,但是趁机察访这“毒杨花”的内情,倒是成了肖小侠此行最主要的目的!

  谁又能料到,在崂山未曾到达,疑团未曾获释之前,又增加了一阵难解的迷惘。

  千毒神君卞言是久呆边陲的魔头,虽然他曾经假冒百毒尊者之名,深入中原,但是,他对无极门可以说毫无来往关系,而且也无由发生任何关联,他为何会使用这种无极门失传已久的“毒杨花”?

  崂山五老滥用毒杨花已是令人难以捉摸其道理之所在,如今千毒神君卞言也会使用“毒杨花”,难道他与崂山五老也有关联么?但是,阿修罗教是何等跋扈狠毒,他岂能容得千毒神君如此脚踏两家船,骑墙不定?

  这一连串的疑问,使肖小侠立即获致一项定论:“千毒神君卞言不管他是如何获得‘毒杨花’这等暗器,他如今与江湖上这些层出不穷的奇案,已有了难以解脱的牵连。因此,越发地要抓住他,问个清楚明白。”

  这一刹间的心里意念已定,肖承远振臂蹑空而起,起落之间,远达两三丈开外,几乎是提足七成以上的功力,展开“陆地飞腾”,夹杂着“八步登空”,轻功揉合着脚程,向前急进而去。

  夜深了,昏月已经西沉,只有流星在云缝里闪着微光。

  在这样的荒凉寂旷的深夜,只有肖承远小侠一人,势如奔马,式若鹰隼,起落飞腾,飘风落叶,在古道上向前追踪。

  肖承远小侠的心里,有如此两点理由自信,支持着他如此急奔追赶。

  其一:千毒神君卞言虽然巧言欺骗,得以遁去,但是,他毕竟是一个成名多年的人物,如此仓促而去,已经是羞愧无尽,相信他不会岔入小道,或者藏身路旁,来苟延自己生命,所以卞言逃走,必定是沿着这条大道,向前奔走。

  其二,肖承远他自己相信,凭着自己的脚程,加上他的—身轻功,相信不出顿饭时间,定可追上千毒神君。

  这两点自信,虽然未尽然就是千真万确,但是,人在气愤急怒之时,一经决定之事,既难能再三思考,更难能轻加改变。

  肖承远小侠如此—阵急奔,也不知道走了多少时间,只见到东方已经透出鱼肚白,一夜行程,业已到村鸡破晓的时分。

  肖承远小侠心里止不住暗暗的奇怪,忖道:“如此一阵急追,为何没有看到一点踪影?难道方才在古道之旁,一招落败是千毒神君有意骄敌吗?难道是我错估了他的功力?”

  心里正是疑思不定,忽然前面约有二十丈远近,立着一个人。晓色蒙蒙,虽然看不清二十丈之外的人形,但是,那矮矮的身材,却是有似千毒神君卞言。

  肖承远心里一震,脚下正要加劲,向前赶过去。忽然身后不远又传来一阵衣袂破空的声音。

  这一阵衣袂破空的声音,来势极为快速,仿佛还不止一个人,而且武功都极为精湛。肖承远当时心里一动,脚下稍微一迟缓,心里立即闪电一转:“深夜古道,夜行人急奔,虽然必是有急事,但是,在江湖上说来,倒也是常事。只要与我无关,此时我也无暇理会,还是前面千毒神君要紧。”

  意念一决,脚下一加紧,顿时恢复如矢之势,直向前扑去。

  二十丈的距离,在肖承远小侠如此急赶之下,何消片刻,几个起落之际,已经逼近那位矮矮胖胖身材的人。脚下未停,右手早已扬起,巧演一招大擒拿术的手法,正要下扑向前,忽然一惊而觉,右手立收,真气一泄,沉桩落步,相隔那人两丈站住,双手抱拳当胸,朗声说道:“原来是……。”

  下面的话还没有说完,对面那人早就笑呵呵地接着说道:“肖承远!你娃娃倒是信人,明日端阳,今日尚未曾破晓,只身赴约崂山。不过崂山还有一点不近人情的规矩,少不得还要你娃娃暂时遵守一下。”

  原来对面说话的人,不是设计而逃的千毒神君,而是在青阳镇附近,锡澄大道边与肖承远小侠,互对掌力的矮老人。

  肖承远在数丈之外,一眼看到这位崂山五老之一的怪老人,当时一收身形之际,心里也随着想道:“怎么?难道我已经到了崂山了吗?”‘及至这位怪老人如此拦住一说,肖承远这才知道自己这半夜奔驰,千毒神君追丢了,倒是逗到了崂山。但是,他又奇怪既然天未破晓,为何这位老人竟然在此当道而立?

  肖承远心里奇怪,人却未曾稍停,立即说道:“武林之中,素重信义二字,何况与长者之约,肖承远岂能有所延误?不过,方才闻听说道:崂山尚有规矩,肖承远不明,尚希不吝指教?”

  这几句,已经将肖承远小侠不讥不卑的态度,表露无遗。

  显然较之青阳镇附近订约之时的态度,有了改变,而这改变的原因,自然与他在武当山三清官所听到的事实,有极大关连。

  那位矮胖老人冷哼了一声,接着呵呵地笑道:“入境问俗,你娃娃这一问。问得颇有道理。崂山规矩,说来也非常简单,就是闲杂人等,一律不准进入崂山禁地,去此深入一步,立即死无葬身之地。”

  肖承远轻轻地哦了一声,接着说道:“如此在下此刻是否已经闯入了禁地?”

  那矮老人点头说道:“娃娃!你已经深入崂山禁地五十余丈,按律应当自点死穴,还要留尸山下,喂饱饿鹰。”

  肖承远闻言哈哈大笑,点头说道:“这个禁律倒是新鲜,只是新鲜得有些不近人情。在下肖承远今日已是深闯禁地,但是倒还不想自点死穴,去喂那崂山饿鹰,但不知按崂山之律,又当如何处置。”

  那矮老人一点也不为肖承远这种语气所触只是怒瞪两只眼睛闪着慑人的精光,瞪在肖承远的身上,深深地说道:“娃娃!

  你且让老夫为你说个明白,然后再告诉你当处之罪。“肖承远知道自己此刻已经是身陷虎穴,但是,肖承远小侠心里也更明白,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少林武当两大门派都伤在崂山五老之手,其中连累着一个无极门,不仅是几乎满门皆灭,而且还背着黑天的大冤枉。

  这是武林之中近百年来少见的一宗大血案,肖承远小侠若不弄个水落石出,还谈什么扫荡群魔,以安定武林为己任?

  所以,当时他对于这位崂山五老之一的矮老人,早已经存下不得善罢干休的心理,当时他只冷冷地笑了一声,说道:“崂山五老虽然并不名振宇内,誉播当今,但是既然以五老自居,必然文事与武功俱备,所订的规律虽不近人情,想必也煞费一番心思,肖承远亟愿一听,以长见闻。”

  那矮老人突然嘿嘿地笑了起来,指点肖承远说道:“怪不得我们老大一心要想收服你,再三叮咛,要对你宽容,果然你娃娃不仅是武功出众。你这胆色豪气,更是令人可爱。就是老大不曾叮咛,老夫也要手下留情。”

  肖承远哼了一声,心里想道:“当初在锡澄道上互对一掌你我平分秋色,甚而你应该自己觉得,势走下风,如今还吹它作甚?”

  肖小侠虽然心存厌恶,但是,他毕竟是—位忠厚之人,尖刻阴损之言,不惯于出口。所以,将心里的话,没有说出来。

  那矮胖老人却自扬声说道:“你娃娃若是明日端阳来到崂山,你是应约而来,崂山之上通行无阻。不过,未到端阳你先来此地,是谓触犯禁律。”

  肖小侠不耐烦地朗声说道:“在下已经明了,犯着当自点死穴。但是肖橇远目前尚无自寻死路之意,又将如何?”

  那矮老人说道:“那是自然,是凡触犯崂山禁律之人,甚少有人自愿下手,不过崂山自有执行禁律之人,来为这些触犯禁律的人代劳。而且,这代劳的方式,也还要因人分等,方式各有不同。”

评论区

共0条评论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随机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