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玉尺天王

2019-12-17 10:22:10  浏览:33394  作者:老王
  玉尺天王韩文彬虽位居四大天王之末,但论武学功候数他最高,性情狂傲,更极阴鸷狡诈!

  一掌相对,他心中虽颇惊凛对方内功深厚,为生平罕遇的劲敌,但一听白梦熊这种冷言讽语,他如何能忍受得住!

  只见他凶睛突瞪,精光电射地一声怒喝道:“小子休狂,再接老夫一招试试!”

  话未落,身形倏已欺近白梦熊身前,双臂突探,左手箕张,抓肩井,右手骈指如戟疾戳中庭穴。

  这玉尺天王韩文彬一身武学火候确然不同凡响,出手不但快捷沉稳,而且招式奇诡,既狠!更辣!

  白梦熊下山时日虽然还不甚久,但因环境使然,他不但已斗过不少武林名家,一流高手,并且曾单身赤手,独闯过高手如云,江湖上誉为龙潭虎穴的四海帮总坛,力斗十数名一流高手,如入无人之境,即连那当今武林无人敢敌,群豪闻名变色的三残双色白发红面老妖,他还曾于两个更次之前和老妖力斗过十招,以平分秋色,挽救了少林派一劫!

  玉尺天王虽然出手快捷不凡,招式奇诡狠辣,但白梦熊哪会把他放在眼下!

  眼看玉尺天王双手快捷绝伦地抓戳攻到,他伫立当地,身形竟然不晃不动,直似视若未睹!

  白梦熊真也大胆到了极点,双方动手过招,岂是儿戏!玉尺天王武学功力虽然绝不是他的敌手,但他也非是泛泛之辈,不管是被玉尺天王抓着,或是被戳着,必然落个负伤当场!

  但,白梦熊如果没有玉尺天王决难伤害他的把握与自信,他难道是嫌命长,不想活了!怎敢!

  说来迟,就在玉尺天王的双手距离白梦熊的肩胸约三寸来许,即将抓实之际,白梦熊口中忽地一声冷哼,身形恍似电飘,倏已飘身在八尺之外,玉尺天王双手招式便也已走空!

  玉尺天王心中不禁一震!岂只震!而且惊!

  因为白梦熊这种闪避的身法太已奇妙,太已快捷了,快捷得连看也没有看清楚,只觉得眼前人影一闪,白梦熊的身形便已到了八尺以外!

  “小鬼!为什么不敢接招!”

  玉尺天王在震与惊之后,更加大怒,怒喝着两只凶睛,望着白梦熊喝问。

  白梦熊闻言,一声朗笑道:“小爷手上握着宝刀,如果接招,掌剑齐施,你焉能挡得住,纵不陈尸就地,亦必血溅当场!”

  玉尺天王怒喝道:“小鬼!休得随口狂言,你尽管掌剑齐施接招好了,老夫就不信这个邪,倒要凭一双肉掌,见识你掌剑齐施的绝学……”

  玉尺天王话声未落,白梦熊倏已哈哈一声朗笑道:“算了吧!小爷果真掌剑齐施,胜了你,不但是胜之不武,并且也坏了小爷的名头!”说到这里,忽地转朝立在丈外的元慈禅师说道:“有劳掌门禅师暂代小生保管着这支剑!”

  说着,手中宝剑便已脱手朝元慈禅师掷了过去。就在他掷剑脱手的刹那,玉尺天王陡地一声暴喝道:“好狂的小鬼!接招!”

  话未落,身形已经疾逾飘风地朝白梦熊扑到!双掌一错,招演“手挥琵琶”,打胸,劈肩!白梦熊口中一声冷哼,身形微晃,倏已飘身闪在六尺之外。

  玉尺天王怒喝道:“小鬼!为何又不接招!”白梦熊微微一声冷笑道:“要小爷接招还不容易,只是我们必须先讲好了条件再动手!”

  “什么条件?”

  白梦熊神定气闲,若无其事地慢吞吞地说道:“你以为你能接得下小爷多少招?”

  玉尺天王闻言,不禁气得胸中怒火往上直冒,连心肺都几乎气炸!但他为人生性阴鸷狡诈,虽然气得胸中怒火直冒,却反而镇静下来,只见他凶睛陡张,精芒似电地,阴恻恻地一声冷笑道:“小鬼!你以为能接多少招?”

  白梦熊微微一笑道:“是小爷问你,应该你说才对!”玉尺天王嘿嘿一笑道:“我们不妨暂定五十招为限,不分胜负再订如何?”

  白梦熊摇摇头道:“太多了!”

  “太多了?小鬼!你说呢?”

  “十招够了。”“十招?”玉尺天王心中不禁猛地一震,道:“十招焉能分出胜负?”

  白梦熊微微一笑道:“对你来说,十招已经太多了呢!”玉尺天王不由得纵声一阵大笑道:“小鬼!你太也狂妄了,当今武林中,以十招为限,能够与老夫分出高下的人,恐怕还没有呢!”

  白梦熊鼻孔里发出了一声冷哼,道:“你别吹大气了!”玉尺天王嘿嘿一笑道:“在你这小鬼面前,老夫也须吹大气!”

  白梦熊冷冷地道:“三残双色老妖怎样?”

  玉尺天王心中蓦地一惊,愕然地望着白梦熊道:“你是说白发红面叟?”

  “不错!怎样?”

  “他!”玉尺天王略一沉吟道:“他可除外!”白梦熊哈哈一声朗笑道:“好一个他可除外,小爷与他动手也不过只以十招为限,与你动手以十招为限,岂不是太多了!”

  玉尺天王怎会相信他这话,不但玉尺天王不会相信,除非是亲眼目睹之人,武林中任何人听了,也决不会相信!玉尺天王忽地嘿嘿一声大笑道:“小鬼!你吹这样的大气,不怕闪了舌头吗?”

  说到这里,陡地厉声喝道:“小鬼!你是何人门下?”“你教主尚且不配问,你更不配问?”

  “你叫什么名字?”

  “白梦熊。”“无名小卒。”

  “飞天神龙!”

  “呵!”玉尺天王心中不禁蓦然一惊,不由自主后退了一步,即旋恢复镇静地跨前一步,脸现惊容,怀疑地望着白梦熊问道:“你就是曾经单人徒手独斗四海帮的飞天神龙?”白梦熊点点头道:“正是小爷!”

  玉尺天王忽地纵声大笑道:“小鬼!你以为冒充飞天神龙的名号,就可以吓唬得住老夫吗!你别做梦了,就是真的飞天神龙亲来,老夫也得斗他一斗!”

  书中交待,飞天神龙名号近日已经鼎沸江湖,对他的穿着打扮,江湖上传说得极为详细,因为穿着打扮的不同,他虽确是飞天神龙,但不认识他的人,谁也不会相信他便是飞天神龙。

  白梦熊闻言,不禁微微一笑道:“信不信由你,反正小爷已经说过,以十招分胜负,你就尽管动手吧!”“你认为你一定胜得老夫吗?”

  “当然!”

  “如果败呢?”

  “决不会!”

  “不分胜负呢?”

  “便算我输!”

  “算输岂能了事!”

  白梦熊剑眉忽地一挑,星目神光电闪即逝,朗声说道:“认输,便任凭你们处置!”

  白梦熊口气实在太狂了,但他若没有绝对的必胜把握,怎敢?

  玉尺天王阴恻恻地一声冷笑道:“你这话算数吗?”“大丈夫一言九鼎,为何不算数!”

  “好!”玉尺天王嘿嘿一声阴笑道:“就凭你这种胆识豪气,老夫虽不相信你便是真的飞天神龙,也得把你当成真的飞天神龙看待!”

  说着,忽朝元慈禅师大声说道:“掌门大师,你是事外之人,就请你做个公证,并记招如何?”

  元慈禅师哈哈一声大笑道:“尊驾尽管放心,老衲这公证人绝对公平!”

  元慈禅师话声甫落,玉尺天王便朝白梦熊阴恻恻地一声冷笑道:“小鬼!

  你听到没有?有少林掌门大师替我们做公证,这很荣幸呢!“

  说着,忽地沉声喝道:“小鬼!请发招动手吧!”话落,便即凝神蓄势以待。

  这玉尺天王韩文彬实在阻鸷狡诈之至,他早已看出白梦熊虽然年岁甚轻,确实是个不可轻视的劲敌,动起手来,谁胜谁负,实难逆料!

  不过,因为白梦熊的一句:“十招不分胜负也算输”的话,却使他心中暗暗地打起了如意算盘!

  他心中暗想:“十招之数,只不过是转瞬之间的工夫,不用出招还手,只须凭仗身法闪过去就成了。”

  他的如意算盘虽然打得极好,但白梦熊身负绝世奇学,焉能容得他这种如意算盘实现!

  白梦熊神定气闲地望了他一眼,微微一笑地说道:“忙什么!闹了半天,小爷还不知道你的鬼名号呢,先报出来小爷听听,再动手也不迟!”

  玉尺天王嘿嘿一声冷笑道:“老夫乃五阴教下四大天王之四,玉尺天王韩文彬,小鬼!你听清楚了没有,没听清楚老夫便再说一遍,好叫你死得瞑目!”

  白梦熊点点头道:“听清楚了。”

  “听清楚了就发招动手吧!”

  白梦熊微微一笑道:“小爷与敌,向例不先动手,你先发招吧!”

  玉尺天王一听,心中不禁再也忍不住气,猛地一声怒喝道:“小鬼!接招!”

  话落招出,亮双掌,招演“双龙摆尾”,猛朝白梦熊两胁击去!

  白梦熊口中一声冷哼,身形微闪,便已避过。玉尺天王怒喝道:“小鬼!

  为何还不接招?“白梦熊朗声笑道:”小爷这是先礼后兵,先让你三招!”

  玉尺天王生性纵再阴鸷狡诈,但在白梦熊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讥讽之下,不禁激得怒火如焚!

  一声冷笑,晃身形,双掌招演“五阴掌”法绝学,直朝白梦熊猛扑攻去!

  白梦熊当然仍不还手,闪身避开。

  三招一过,白梦熊忽地一声朗笑,朗笑声中,双掌倏地恍如电掣般递出,一出手就是三招!

  只是三招,玉尺天王立即觉得四面八方均是如山掌影,朝自己浑身要穴袭来,不说是出招封挡,连闪避都已无从!心中不禁骇然大惊,这才知道对方一身武学功力果然奇绝高深莫测,所定十招之内定胜之语,绝非狂妄!他这里心中骇然大惊,注目凝神注视着斗场的少妇,却是秀眉双蹙,她已看出玉尺天王决难逃过十招不败!她有心出手,但双手既是说好了的条件,她怎好出手,何况她身为一教之主,实未便出手。

  银夺、铁笛两天王虽可出手,但因为玉尺天王平素极为骄狂,他们心中对他甚是不满,况又未得教主令谕……就在此际,玉尺天王骤觉眼前人影一花,右臂肘盘穴上蓦地一麻,也不知怎的一来,右臂肘盘穴处,已被对方三指拿住!

  这时盘穴虽不是人身致命要穴,但一被拿住受制,便立时半身酸麻发软!

  玉尺天王时盘刚被白梦熊拿住,元慈禅师忽地大声说道:“第七招!”

  白梦熊朗声一笑道:“姓韩的!你听清楚了没有?我说十招嫌多吧,抛头去尾,等于多了六招呢!”

  玉尺天王只冷哼了一声,并没有说话,事实上他也无话可说。

  银夺、铁笛两天王对他的狂傲态度,平素虽颇不满,但一见这种情形,怎能再不出手!

  只听两声怒喝,两人已同时晃身猛朝白梦熊扑出!两人身形刚扑出,叶玉玲立即一声清叱道:“不要脸的恶贼!竟要以多为胜么,接招!”

  清叱声中,双手十指疾弹,十股锐风劲气,分向二人扑起的身形袭到!

  二人一见,心中霍然大惊!连忙猛施千斤堕身法,硬使身形落地!

  二人身形一落地,立即各自一声怒吼,银夺天王曾荃晃身直扑姑娘,铁笛天王陆嵩云却是双掌一错猛扑白梦熊。白梦熊一声冷笑,一抖手,便将玉尺天王韩文彬掼了出去,跟着身形微闪,偏身避招,出掌还攻!

  这四个人立时分成两对拼斗起来,双方尽出奇学绝招,猛扑猛攻,互争先机!

  晃眼就是七八个照面,叶玉玲姑娘虽然功力火候较弱,但仗着七巧武学神奇,却与银夺天王打了个平手。不过,七巧武学虽然神奇,但银夺天王功力深厚,时间一久,姑娘后力不继,必然落败不可!

  铁笛天王陆嵩云与白梦熊动手的情形可就不同了,虽只才七八个照面,但已被逼得招式散乱,节节后退!这时,那少妇——五阴教主再也忍不住了,猛的一声娇喝道:“停手!”

  银夺、铁笛两天王闻声,连忙各各虚攻一招,以进为退,晃身暴退丈外。

  二人身形一退,少妇立即莲步轻挪,裙袂飘飘,恍惚之间便移步秀立在白梦熊对面八尺左右,知道少妇施展的乃是“大挪移”上乘轻功身法,心中不禁暗暗一凛!只见少妇一双秀目精光灼灼地凝注着白梦熊的俊面问道:“相公果是飞天神龙吗?”

  “白梦熊尚不屑冒顶他人名号!”“相公一身武学果然高绝神奇,令人钦佩!”

  “承奖!”

  “相公所言曾目睹我手下持强掳人,此话可真?”

  “芳驾不信?”

  “是男是女?是老是少?”

  “是少女!”

  “相公认识她?”

  “素昧平生!”

  “相公为何要救她?”

  “武林道义!”

  “相公一定要救她?”

  “当然!”

  “好!”少妇微一沉吟,道:“妾身返回后当立即查明真相,相公可于三日内单身来我谷下之谷,五阴别府中救人!相公可有这胆量?”

  白梦熊陡然哈哈一声朗笑道:“四海帮总坛,江湖上人畏如龙潭虎穴,白梦熊单身徒手尚且闯过,五阴别府又能算得什么,为何不敢!”

  说着,略顿又道:“第三日夜二更,飞天神龙单人只剑准到!”

  少妇微微一笑道:“妾身当恭候侠驾!”

评论区

共0条评论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随机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