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_残霞如火_枫红似血

2019-12-18 09:56:04  浏览:406  作者:老王

  名动江湖的夕阳神剑别府突然变生不测,主人公南宫亮惨遭失母之痛,而其父南宫冉又拒不认子。由此,小说展开了一系列扑朔迷离的画面,而其起因都是因为一本武林已久失传的《灵天残篇》。

  争雄武林,唯铁唯血,日月轮转,影子永存。血雨腥风的拼斗,产生了欲霸武林的“铁血帮”,其首领“影子血令”令人神秘莫测,搅得七大门派人人日危,侠义道日渐衰危。

  武林奇葩南宫亮作为武林正派的中流砥柱,先是巧食“杨枝甘露”,继又学得长白绝学,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力挽狂澜,在黄山始信峰顶,率七大门派及侠义道中高手,一举歼灭以“绝天魔君”为代表的邪恶势力,使武林复归平静。

  一残霞如火,枫红似血。

  深秋的黄昏,充满了肃杀之气。

  洛水滔滔东流,激起如呜咽般水声,铜雀台的危墙败垣,静寂地屹立在洛水之边,颓衰之象,使大地染上一片苍凉之色。

  车辚辚,马啸啸,秋风狂舞中,一辆马车,沿着铜雀台大道,向一座庄园之前,急驰而去。

  那庄园广袤百丈,气势不凡,朱门铜环,石狮雄踞,门上一道横匾,镌着六个漆金大字:“夕阳神剑别府”。

  二旁门枢上,也各刻着四字,有如对联。

  左边是“忠孝是尚”

  右边是“节义为先”

  这正是以品德剑术,名噪武林,领袖河洛一带的中原剑主“夕阳神剑”

  南宫冉的别府。

  飞奔的马车,一到庄门口的旗杆旁,车把式一声吆喝,猛勒缰绳,健马一声长嘶,车轮曳然而止。

  三丈高的旗杆顶,三面黄缎三角旗,随风舒卷,猎猎作响,但谁也没有注意到,那绣着半截残剑的三角旗下面,挂着一颗血淋淋的人头。

  这时,车把式已翻身下车,打开车门,躬身道:“夫人,到啦!”

  车厢内一声轻嗯,走出一个面目清秀,神态雍容的少妇,只见她微提淡绿色的曳地长裙,轻盈而庄重地跨出车门,接着又走出一个年约十二三岁的幼童,猎装打扮,剑眉朗目,英气逼人。

  少妇下车后,掏出一锭银子,塞在车把式手中,车把式接过称谢,翻身上车,马鞭飞扬,吧哒一声,健马又是一声长嘶,带动车轮,绝尘而去。

  这时,幼童满脸欣喜之色,牵着少妇的手,星目四处眺望。当他目光仰视,扫过旗杆时,口中忽然发出一声惊呼,左手一指旗杆顶,道:“妈!你看..人头!”

  少妇正向庄门走去,闻言脸色一愕,停住脚步,随指望去,倏然黛眉一挑,娇容惨变,脱口惨呼道:“啊!师兄..”

  美眸涌现泪光,足尖一点地面,腾身形如箭起..

  突然,庄门呀然而开,门口响起一声大喝:“是什么人?胆敢取下人头!”

  少妇口中一声怒哼,本已跃起三尺的娇躯,猛然一拧,竟改直纵为斜掠,嗖地一声,横过大道,轻轻落在庄门台阶前,秀目含威一瞥之下,已看清出声的人是谁,不由娇叱道:“李福,我离家只有半载,难道你已瞎了眼睛?”

  壮汉一见少妇,脸色一怔,语气尴尬地道:“原来是..是主母回府..”

  少妇鼻中重重一哼,打断他的语声,娇喝道:“门旗之下,何来人头?”

  语声未住,门中倏然响起一声冰冷的语声道:“是我班睢所挂..”

  随着答话声音,一个青衫白净脸,面色阻沉的中年书生打扮的人,已出现门口,双眼寒光闪烁,面现一股诡谲的表情。

  当他一眼瞥见门口的少妇,竟是“夕阳神剑”南宫冉的夫人——“绿裳仙子”崔宓时,神色一转,立刻咽住下面的话,哈哈大笑道:“大嫂回府,小弟不知,望多恕罪!”

  少妇此刻怒火如焚,加以对班睢素来厌恶,罗袖轻挥,怒容满脸,沉声道:“班大侠,不必来这套虚礼,请问人头既是你所挂,是否也是你所杀?”

  班睢淡淡一笑,目光旋然一转,道:“陇西崔家,与河洛南宫,名噪中原,齐肩武林,我“铁笔神风”班睢,胆子再大,也不敢动崔门一根汗毛,何况南宫大哥是我盟兄..”

  “绿裳仙子”崔宓粉脸铁青,身形猛然一欺,厉叱道:“何师兄既非你所杀,你又何来人头?”

  班睢脸色平静,仿佛有恃无恐,冷冷道:“我虽未亲手杀你师兄,但却参与其事!”

  他语气虽冷,但神态尚装出一份恭谨之状,似乎尚有顾忌。

  “绿裳仙子”见他直认不讳,反而一怔,秀目喷火,语声忽变阴涩,道:

  “我师兄何若飞,是我父亲掌门首徒,手中风雷双槊造诣非凡,谅你一人,休想动得他一根毛发,你说,尚有什么人参与伙同谋害?”

  “铁笔神风”微微一哼,神色自若地道:“长安鲁老英雄,潼关商氏兄弟,洛阳大豪章大旗,咸阳‘铁马金枪’古尚义..嘿嘿,大嫂之言不错,小弟只配执鞭随蹬,稍助威势而已!”

  这几句话说得狡猾无比,只听得“绿裳仙子”心腑欲裂,再也忍耐不住,凄厉地道:“想不到参与之人,竟包括了河洛白道精英,我陇西崔家,在江湖上也微有薄名,不知与各位有何深仇,竟使你们胆敢下这般辣手..”

  说到这里,又仰天悲声道:“师兄,父亲谅来尚未知悉,师妹先代你报仇了!”

  语声一顿,秀眸含煞,注视“铁笔神风”厉声道:“班睢,你虽是我丈夫盟弟,但我早已看出你心藏奸诈,今天我要先取你一命,偿我师兄血债!”

  娇躯一晃,左掌“五指拂经”,玉腕震动间,幻起一片指影,罩向班睢胸口五大死穴,右掌“拂云推雾”,挥向腰际“天枢”穴。

  这一动手,充满杀机,吓得家人李福,暴退门旁,道中站立着的幼童,也目光发直,一时不知所措。

  因为双方皆是他的长辈,以他辈份,不知怎么劝解。

  只见“铁笔神风”班睢,身形一闪而退,道:“耳闻陇西崔家的风雷三十六槊,云雾封穴手法,为武林二绝,如今一见,果然不同凡响..”

  他语声未落,倏见崔宓手法一变,诡谲欺进,双掌连环点袭而至,他身后已是大门,难以再退,连忙停住语声,掌运内力,一招“堆山填海”,横挥而出。

  凌厉的掌劲,迫得“绿裳仙子”掌式微顿,他趁隙疾转半圈,后退二步,语锋一转,疾道:“大嫂只知其一,却不知其二,素闻大嫂慧质天生,如今怒蒙灵智,岂非受人蠢愚之讥!”

  “绿裳仙子”一听他话中有话,掌式随着一缓,停手娇喝道:“你直认参与凶杀,血债血还,尚有何话可说?”

  班睢脸容一整,肃然道:“崔门为陇西武林重镇,南宫大哥为河洛剑主。

  单只其中之一,中原黑白二道,又有谁敢虎口拔牙?此其一。

  大嫂为崔门长女,匹配大哥,两家联姻,而何若飞为大哥岳丈之掌门首徒,大嫂之师兄,不论武功,单凭此点,我等身为大哥盟弟义友,又怎敢割下他的人头?此其二。

  长安鲁夷老英雄,潼关高氏兄弟,洛阳大豪章大旗,咸阳古尚义,皆是技高德邵,名重武林的一代豪杰,并非泛泛之辈可比,与何若飞并无恩怨,如非事出有因,何致联手诛杀之,此其三..”

  “绿裳仙子”崔宓闻言到此,微一沉思,冷笑一声,插口道:“这么说来,难道你们是奉命行事?抑或敝师兄做出什么亏德败行之事?”

  “铁笔神风”微微阴笑,接下去道:“大嫂之言不错,如听完小弟最后一点,自当不言而喻,第四点,如无大哥令谕,有谁敢将人头悬于洛水夕阳别府的门旗之下!”

  此言一出,崔宓脸色一变,凄厉地道:“以你此言,杀我师兄主凶,难道竟是我丈夫?”

  “铁笔神风”班睢点点头道:“大嫂能意会小弟之言,果不愧智慧之誉,也免得小弟有冒犯之罪!”

  此刻,崔宓已心乱如麻,他不知丈夫何以要杀她师兄,脑中略一转念,转首对悚栗一旁的李福喝道:“南宫大爷是否在家?”

  李福目光畏缩地一望“铁笔神风”班睢,缓缓地点点头。

  崔宓重重一哼,面罩寒霜,对班睢道:“暂且留下你项上首级,见了相公,不怕不水落石出。”

  接着转身对木立中的幼童一招手,道:“亮儿,快随娘进去!”

  语声中,人已向东门走去。

  蓦地,“铁笔神风”班睢横跨一步,伸手一拦道:“大哥有命,希望大嫂勿再进入夕阳别府!”

  崔宓脸色又是一变,道:“这是什么意思?”

  班睢冷然说道:“大哥之意,小弟实难出口,但奉命行事,尚请大嫂见谅。”

  崔宓惨然长笑,道:“我崔宓身为南宫冉之妻,竟不能进入自己家门,这还成什么体统?”

  班睢目光闪烁不定,装出一脸无可奈何的神色道:“小弟虽有相助之心,却无挽回大哥心意之力!”

  崔宓厉声娇叱道:“你虽与我夫结盟,却无资格管我南宫门中家事,还不快快滚开!”

  “开”字一落,纤掌疾翻,当胸疾拂而出。

  “铁笔神风”一声轻哼,道:“大嫂逼得小弟动手,只有冒犯了!”

  语声中,健腕一翻,掌缘疾向崔宓玉腕切去。崔宓此刻怒火冲天,厉叱道:“当真喧宾夺主,就试试崔家手法能不能教训你这奸诈之徒!”

  双掌疾收,右掌奇诡一圈,左掌一穿而出,反背前拂,一道劲风,划向班睢左胁,所经之处,正是“期门”、“章门”、“膏盲”诸穴。

  这一拂之势看若简易,其实诡奇凌厉已极,饶“铁笔神风”班睢身手不凡,也是武林一等高手,眼见来势,却不知如何抵挡。

  只见他神色大骇,一声大喝,侧腰甩肩,双掌飞舞,刹眼之间,攻出五招。

  这五招一气呵成,疾如暴雨,看得刚踏上台阶的幼童失声惊呼。

  但崔门“云雾封穴”手法果然迥异其他武学,班睢五掌连袭,竟然发觉全般落空,而崔宓的玉掌在这刹那间,已指沾衣衫,拂至“期门”重穴。

  班睢吓得白脸发青,魂魄俱飞。

  在这当儿,门口倏然响起一声大喝道:“大嫂请暂息怒,三弟还不退下!”

  一道狂飚,横里撞至,袭向崔宓左臂。

  “绿裳仙子”闻声疾跃而退,正好落在台阶下,幼童身旁,星眸一扫,见大门敞开处,走出二人,右边的一位紫脸短须,身穿紫色长袍,神态威凛已极,正是威震黄河两岸的“夕阳神剑”南宫冉。

  左边的一位淡黄国字脸,身材修长,清瘦已极,却是南宫冉三位盟弟中的另一位,“摩云佛手’尚奕松。

  崔宓对这位尚奕松的为人,向极敬重,立刻一缓神色,娇声道:“二叔,你评评理,班睢有何资格出手拦我进门?”

  尚奕松长叹一声,道:“大嫂暂息雷霆..”

  说到这里,频频摇首,下面的话突然而住,似乎难以出口。

  这时,只见幼童横身向前,欣呼道:“爸..”

  岂知南宫冉电目炬睁,大喝一声道:“住口,今后南宫无子,你已无父,不准再以南宫为姓。”

  袍袖一拂,一股罡劲,疾向幼童撞去。

  嘭的一声,幼童当场翻退三尺,一跤摔在道中,尘垢满身,眼青额肿。

  此举大出崔宓意外,见状一阵心痛,急忙晃身退到道中,扶起幼童,仰首娇叱道:“虎毒不食子,南宫冉,难道你已失掉人性?”

  南宫冉一脸怒容,冷冷道:“南宫无子!你快闭住那张臭嘴!”

  崔宓娇容如蜡,秀目凝霜,厉声道:“我崔宓明媒正嫁,过姓南宫一十五载,自问无愧于心,什么事竟使你拒妻不认子?”

  南宫冉仰天狂笑,反诘道:“何不问问你自己?”

  崔宓气得浑身发颤,凄厉地道:“我假如知道,又何必问你,凭南宫门风,谅你不敢无理取闹,当着盟弟,何不说出缘由?”

  南宫冉冷冷道:“休妻书已派专人送达令尊,你尽可返家问你父亲!”

  崔宓娇容一变,道:“休妻律有十条,你凭的那一条?”

  南宫冉道:“你真要我亲口说出!”

  “天清地明,我崔宓心同日月,说又何妨?”

  “好利的嘴,你看旗杆上是何人首级?”

  崔宓强忍悲愤,泪盈眼眶,惨然道:“这么说来,我师兄真是你主使杀的了?”

  南宫冉冷笑道:“你心痛了?”

  接着又一声凄厉长笑道:“南宫一家,四代以来,忠、孝、节、义四字皆全,想不到百年令誉,竟被你毁于一旦,南宫亮名是我子,但实质如何?

评论区

共0条评论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随机新闻】

返回顶部